深圳市蓝海大湾区法律服务研究院
LAN HAI INSTITUTE

施俊侃:中国企业如何预防和应对海外危机

作者:施俊侃



施俊侃

深圳市蓝海大湾区法律服务研究院合规委员会主任、咨询委员会委员,信达律师事务所合规与监管委员会主任,曾担任埃森哲亚太区区域法律部董事总经理和大中华区法律部董事总经理。

作者按

回顾我过去28年法律职业生涯,如果说职场存在“直升机”的话,“危机”和“转机”就像永远在头顶盘旋的两片螺旋桨,不断引领我乘风破浪。手足无措、压力最大的时刻,咬牙扛过去,往往就能赢来转折。所以我常跟年轻人分享,大大小小的风浪,都是生活的挑战;把“危机”变成“转机”的关键,在于跳出舒适区,拥抱不确定。对于企业也一样,危机处理得当,往往可以化“危”为“机”,可以使到企业的发展更上一层楼。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深深体会到,无论我们处于顺流或逆流,只要努力去做,就可以问心无愧,做个顶天立地的人。作为律师,我们的价值在于为客户解决各种的“奇难杂症”,律师可以解决“奇难杂症”的能力越强,我们创造的价值越高、我们的满足感越好、我们的获得感越强。我鼓励律师、企业家、企业的员工勇敢面对不同的危机,将“危”转为“机”,这才是人生之道、这才是经营之道。


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企业“走出去”,企业将面对复杂的海外投资和经营风险。根据安永《2021年在美中资企业年度商业调查报告》显示,受访的中资企业面临的最主要合规挑战从“缺乏相关法律法规知识”转向“应对复杂的法律法规”以及“中美法律法规的潜在冲突”。随着社会结构的复杂化,全球法律法规复杂化是相应趋势,这对企业海外投资与经营来说是巨大挑战。同时,随着近年来中美贸易战的不断升级,2018年美国司法部发起的“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以及华为、中兴遭重创等事件,中国企业“走出去”还面临着复杂的政府执法风险,包括域外管辖相关调查、执法和诉讼,处罚力度加强、执法手段多元化等方面。


为帮助中国企业提高海外投资和经营的合规意识,更好预防和应对海外危机,我结合自己二十多年的跨国企业合规管理和危机处理经验,写下这篇文章,希望能够为中国企业应对海外危机提供一些建议,同时也与各位同行探讨。


以我亲历的一次危机处理为例,2014年,在我担任埃森哲亚太区区域法律服务董事总经理兼大中华区域法律部总经理时,埃森哲经历了一次巨大风险的突击调查。


事件的起因是,2013年6月,有企业反映A公司[1]存在对其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相关信息没有完全公开造成的兼容性问题、搭售、文件验证等问题,向工商总局提出举报,工商总局遂着手就A公司涉嫌违反中国反垄断法一事展开核查。其中,由于埃森哲作为A公司财务的全球外包商,拥有A公司包括销售收据、发票和日记账在内的所有财务资料,因此,工商总局同期突击检查埃森哲信息技术(大连)有限公司,希望调取相关资料。


面对这次突击调查,埃森哲面临三大挑战:第一,法律挑战。作为A公司全球财务的外包商和重要合作伙伴,埃森哲有义务配合工商局调查。埃森哲掌握着A公司的融汇信息,里面既包括A公司亚太区和其他地区的财务信息,也涉及其他合作业务信息。如何将这些信息数据做快速而妥善的切割,以控制调查范围,全方位考验着我们的危机应对。第二,商业挑战。埃森哲和A公司的总合同价值数亿美元(加上其他领域的合作,埃森哲和A公司的总合作金额一年达30亿美元),如果我们应对失当,很可能影响与A公司的长期合作。第三,品牌形象挑战。围绕A公司涉嫌违反中国反垄断法事件,同期中外媒体的报道、解读铺天盖地。怎样在应对危机的同时,向媒体澄清报道失实的部分,维护埃森哲的品牌形象和声誉,稳定股价,消除其他客户对于跟埃森哲合作项目信息安全的担心,是一个巨大挑战。


据此,在事件发生后,我决定启动危机处理机制,召开全球连线的危机处理会议。会议中,我们快速达成一致:缩短决策链,协调一切必要资源,制定应急反应策略。


结束会议后,我首先联系了A公司亚太区的财务部和法律部负责人,明确告知:埃森哲需要配合政府调查,提供相关材料,这符合合同约定,不会构成与A公司的合同违约,但同时我们也有把相关细节告知A公司并取得谅解的义务。这就确保A公司总部知道埃森哲的应对策略,可以稳住基本盘。与此同时,我指挥大连办公室妥善应对工商局的调查:尽量配合工商局要求,但原则是仅限于提供A公司中国的财务信息,而不提供A公司亚太区和全球的信息——确保调查不会进一步扩大,波及A公司其他部门及埃森哲的其他客户。


在工商局的办事人员调查了18个小时后,他们终于离开埃森哲大连办公室。接着,我需要就工商局调查的范围、拿走的材料(电子文档和纸质文件)、要求提供更多材料的指令,进行信息通报和全盘分析,并对埃森哲全球领导做一次详细的汇报,在获取相关支持的同时,告知他们风险正在得到有效的控制。


之后,在查阅文件、跟踪进展、指挥行动的间隙,我把整个危机处理过程整理成一份报告,抄送给相关领导和危机处理小组的成员,并随时更新,确保团队成员第一时间获得必要的信息和行动建议,从而优化决策,管理客户与媒体预期……


这次危机处理事件前后总共经历了2个多月,最终我们成功解决了这次危机,得到了各方基本满意的结果:(1)整个案件得到有效控制,工商局拿到法定可以拿到的材料;(2)我们每一步行动都与A公司沟通并取得谅解,埃森哲其他客户关于信息安全的担忧被一一消除;(3)我们员工的信心恢复了,一切工作照常;(4)我们提供给A公司的财务外包服务持续有效。[2]


一、近年来中国企业的海外“危机时刻”

观察近年来中国企业在海外遭受制裁或处罚的案例发现,不少大型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过程中经历了“危机时刻”。2021年10月31日,格力电器在美国因除湿机起火事件,最终支付了9100万美元罚款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同时需向因格力电器有缺陷的除湿机而引发的火灾及其受害者进行相关赔偿。[3]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在加拿大转机时被加拿大当局逮捕。美国司法部于2019年1月28日起诉孟晚舟,指控其涉嫌银行欺诈、电汇欺诈、串谋实施银行欺诈与电汇欺诈。2021年9月24日,孟晚舟与美国司法部签署暂缓起诉协议,美国终止了孟晚舟的引渡程序。[4]2020年2月,字节跳动海外的子公司TikTok 继续与联邦政府就可能出售其美国业务以及如何解决国家安全问题进行谈判。[5]2020年8月,美国宣布针对中国的“净网行动”,美国国务院发布公告详细说明了“净网行动”从软件、硬件到服务、运营等全方位展开的五个新战线和原因。[6]2016年,中兴通讯因违背美国制裁措施,擅自出口产品到伊朗和朝鲜,曾面临切断对美国商业往来的禁止令,迄今为止的罚款总额已经达到了22.9亿美元。[7]


从上述列举的案例中我们可以发现,企业一旦在海外经历政府执法部门的调查或处罚,往往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成本配合调查,如果被认定为违反当地法律法规,企业通常需要支付巨额罚款来止损。并且,这些危机也为企业在海外的经营和声誉带来负面影响。


为什么中国企业会在海外遭遇危机?其背后的原因值得引起我们重视。

二、企业面临海外危机的原因

企业面临海外危机的原因往往是自身经营不合规导致的,常见情况有以下五种。这当然有地缘政治的因素,但我们的企业需要做到“身子正不怕影子斜”,避免被别有用心的国家政府,抓住我们企业的辫子来掐我们企业的脖子。


(1)反腐败领域的严重违法。腐败和贿赂问题不仅会影响企业的长期盈利能力,同时还破坏商业往来的公平竞争,因此,企业腐败和贿赂行为一直是各国严厉打击的重点领域,联合国与各国也在该领域制定了严格的法律来规制企业或政府的腐败行为。例如,美国国会在1977年通过了《反海外腐败法》(the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 “FCPA”),将反腐败的执法领域延伸到了海外;2003年,联合国通过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2005年开始生效),要求公约成员国采取反腐败具体措施,2011年生效实施的英国《反贿赂法》(the Bribery Act)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严厉的反腐败法律等等。[8]


(2)网络安全及个人信息保护领域的严重违法。自2018年5月GDPR出台以来,美国、加拿大、欧盟(西班牙、法国、意大利等国)等国数据执法活动最为活跃。以欧盟监管为例,欧洲数据保护当局已开出了与GDPR有关的800多张罚单,罚款总额近13亿欧元[9],罚款案例中不乏像谷歌、英国航空、万豪等世界知名企业。除罚款外,业务强制关停、相关责任人被监禁等处罚手段对企业而言也是重大打击。


(3)反洗钱领域的严重违法。由于洗钱背后涉及的可能是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等严重犯罪活动,对全世界政府及企业的危害极大,包括严重影响国家形象与声誉、导致资金外流、对金融机构产生系统性风险、削弱外资吸引力等,因此,反洗钱也是海外政府执法的重点关注领域。


(4)制裁与出口管制领域的严重违法。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公布“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明确该计划的目标是为了反制其所认为的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该项计划的目标之一是对涉嫌盗取商业秘密、从事经济间谍活动、违反美国出口管制的法律、《反海外腐败法》(the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 “FCPA”)及美国其他法律的中国企业开展积极调查并提起诉讼。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受到美国出口管制与制裁法律影响。美国对中国实体的出口管制措施不断加强,而实体清单是美国出口管制法案中的重要清单之一。所谓实体清单,是指美国为了保卫其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将一些实体(包括公司、个人、高校、研究机构、其他组织等)列入清单中,其他实体向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实体出口、再出口源于美国且受制于美国出口管制法案的物质、材料,或转让有关技术时需要申请美国政府部门颁发的许可证。被列入实体清单并不意味着禁止其他公司向实体清单上的实体出口、再出口物品,或转让特定技术,而是需要在进行此种交易往来前向美国政府申请许可证。如果某些公司在向实体清单上的实体出口、再出口受美国出口管制法案规制的物品或转让特定技术时,未根据美国出口管制法案要求申请相应的许可证,则可能遭受美国出口法案的制裁,包括民事罚款、剥夺出口权利、禁止在美国从事商业活动或其他制裁措施等(刑事罚金和牢狱之灾包括不超过20年的有期徒刑、每项违法行为对应一百万美金的刑事罚金)。


(5)产品严重质量问题。企业的产品质量是影响企业在海外树立品牌形象的基本因素,如果出现产品质量危机,将会影响企业的经营运转,企业的商业信誉甚至企业的生存。例如,2021年10月,格力电器因其产品除湿机起火事件引发的诉讼,向美国司法部支付9100万美元罚款达成和解,并向因格力电器有缺陷的除湿机而引发的火灾及其受害者进行相关赔偿。在接受巨额罚款的同时,未来格力电器还需要继续配合美国司法部的相关调查,并加强公司的项目管理,完善制造流程。[10]

三、企业海外危机的预防与应对要点

第一,做好应对海外危机的制度准备。有效的制度和程序是企业预防与应对海外危机的重要前提,能够指导企业日常熟悉危机应对流程,并指导企业在危机来临时有条不紊地应对危机。有合规制度准备的企业能够在危机出现苗头的时候及时监测风险,实现快速响应。缺乏合规制度准备的企业往往难以及时发现危机,或在危机来临时不知所措,缺乏应对的方法和经验,错失最佳自我保护机会。因此,企业有必要准备符合企业实际情况的危机预防和应对制度来自我保护。例如,准备《全球危机处理手册》,企业通过制定危机管理的基本原则,危机处理的策略,应对危机的步骤,处理危机的后续行动建议等方面,为预防和应对海外危机提供有效的实操指引,进而在监测到风险或在危机来临时能够从容应对。


第二,定期风险评估和合规体检。企业可结合自身业务特点,定期或不定期地对企业活动中存在的合规风险进行识别与评估,制作《合规风险评估报告》。风险评估需考量企业的业务领域、监管环境、合作伙伴、娱乐费用以及其他方面可能存在的风险,并且对不同风险级别的领域进行合理的资源分配,避免花费过多时间审查低风险领域而忽视对高风险领域的关注。其次,定期更新合规风险评估计划。根据企业经营情况和监管环境的变化,企业制定的合规风险评估计划应具备定期更新的机制,即采取适当的步骤来设计、执行或修改合规方案的要求,及时评估和确定风险因素,尽可能避免企业危机的发生。[11]


第三,充分利用“律师-客户保密特权”保护企业。在美国,律师-客户之间关于寻求法律意见或协助的保密沟通往来(如法律文书、邮件)受“律师-客户沟通特权”规则保护,是依法应当保密,不被披露的。受保护的内容包括客户向律师寻求法律意见的请求,客户告知的需要律师提供法律意见的案件事实,律师与客户就案件事实进行的沟通,律师提供的法律意见等,无论是通过口头(如,面谈、打电话等)、书面(如,法律意见书、法律文书等)、电子方式(如,微信、电子邮件等)还是肢体语言(点头等),沟通内容均不能披露给第三方,包括政府执法部门。因此,当企业面对海外危机,如美国执法部门来企业突击调查时,企业可充分利用“律师-客户沟通特权”保护企业,在配合调查的过程中,考察美国监管机关要求提交的证据是否适用“律师-客户沟通特权”等保密规则,及时提出抗辩。


第四,建立完善的企业合规体系。企业有效预防和应对海外危机的关键在于合规体系的搭建。而一个行之有效的合规体系搭建,离不开以下因素:(1)合理的制度和程序。其作为企业合规体系的核心,是企业所有员工履行职责的基本要求;(2)高层参与。高层参与能够使企业形成上下连贯的合规组织结构,确保企业管理层及时识别合规风险并采取应对措施;(3)风险评估。例如,在海外投融资或收购项目中,企业需要对该项目进行合规风险评估,评估结果作为决策参考,降低企业风险;(4)尽职调查。在开展海外投资并购或与第三方开展合作前,进行合规尽职调查;(5)培训和沟通。定期的培训和沟通,不仅能确保员工了解最新的法律法规、监管规定、企业内部规章制度等方面内容,也能保证企业高层管理者与其它层级员工维持稳定的沟通,使企业高层管理者的合规理念与态度能够顺畅传达至企业各层级员工,形成合规文化;(6)监督和审核。监督是指企业的高层管理者或员工在进行业务活动时,都应在其职责范围内进行可持续的管理与监督,检查每一项业务活动是否存在违规行为;审核是指企业的合规部门与审计部门相互独立地对企业活动中的违规行为进行审查,确保企业的合规体系在全球各地得到了良好的贯彻执行。[12]企业可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围绕上述合规体系搭建的六大因素制定《全球合规手册》,搭建起预防和应对海外危机的防火墙。

四、危机来临时的应对

危机来临时,企业往往面临巨大的压力和纷繁复杂的局面,我们只有抓住危机的主要矛盾,才能迎刃而解。具体而言,主要有以下五方面的应对措施:


第一,专业地通过法律程序来管理和应对危机。


1. 预先判断,做好准备,动员迅速。首先,我们需要未雨绸缪,预先判断危机,包括对合作伙伴的及时告知,对行业风向的了解和判断,对员工举报风险的把控和预判;其次,我们需要在危机到来前做好准备,包括定期对合规风险进行有针对性的体检,了解自身合规的“健康程度”,并根据评估结果进行差距分析和整改;同时,企业应该有一套“危机应对手册”,应对突击调查/政府执法,企业没时间临时抱佛脚;最后,在危机发生时,我们的危机处理过程应当权责清晰,动员迅速。要实现这一点,企业在日常管理过程中,应做好危机处理的制度准备,定期开展危机处理培训,模拟危机处理过程,方能在危机发生之时做到有效应对。


2. 充分发挥外部律师的作用。在面对境外政府执法时:(1)企业可以充分利用“律师-客户沟通特权”规则来自我保护;(2)充分在实体和程序方面获取法律意见,作为危机处理决策的基础;(3)发挥律师作为与政府沟通桥梁的作用;(4)发挥律师的独立性,避免涉案人员对律师产生不当的影响力。


3. 要准备好应对政府执法的连锁反应。执法机构之间有竞争也有合作,彼此间的移送很常见,要避免政府执法的连锁反应。大规模政府执法往往伴随着民事诉讼和纠纷,在境外还会有集体诉讼的风险。例如,对于因数据泄露事件引发的政府执法,后续可能会有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集体诉讼,因此,数据泄露事件的企业除了需要应对不同国家或不同的监管机构的政府调查外,在数据泄露发生之后往往还要准备固定证据,以应对后续的集体诉讼。同时,集体诉讼还可能导致另一波舆情的起伏,因此企业在危机应对时应予以注意。


4. 采取对员工的必要保护措施。在危机来临时,企业应尽早评估员工的刑事风险,包括区分单位犯罪与个人犯罪,厘清单位犯罪中的个人责任等,提醒员工规避风险。例如,2016年中国工商银行马德里分行的高管洗钱事件。据西班牙媒体报道,当时在事件发生之初的调查过程中,西班牙几十名执法人员进入工行马德里分行,称该行涉嫌洗钱,要求所有人出示证件,电脑和纸质文件被检查,所有员工被要求录口供。至当晚10点,大部分员工被允许离开,但多名高管被带走,其中三人不得保释。搜查由马德里南部卫星城帕拉的法官下令,西班牙宪兵和反腐检察官办公室联合执行。[13]最终,4名员工(包括2名高管)因为中国犯罪集团洗钱被西班牙最高刑事法院判处罚款2270万欧元,以及有期徒刑3至5个月不等。[14]这次事件中,并非所有被带走的高管都涉嫌犯罪,因此,企业在应对政府突击调查执法时,应及时采取必要措施保护员工的合法权益。


第二,良好处理与政府的关系。(1)企业应尊重政府的权威和力量,妥善处理与政府的关系。政府执法部门采取行动对企业展开调查的背后往往有合法与合理的行动依据,因此,企业在面对政府的调查时,应保持尊重的态度应对,避免鲁莽质疑或挑衅,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同时配合好政府执法部门的调查工作。(2)企业也需明白政府的压力和诉求,从而有针对性地采取应对方案。政府执法背后往往是有需要查明的相关事实,这是政府的职责,企业在应对政府调查时,可以在符合法律程序范围内,充分利用法律所赋予的权利,有礼有节地与政府充分沟通调查的原因、目的、需要了解的情况、需要带走的资料等,了解政府调查行动背后的诉求,采取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


第三,法律处理与媒体合作密切配合。企业不可低估民意和舆论对政府的影响力和压力,企业应密切关注危机事件的舆情发展,不仅要有能力对不断变化的舆情作出迅速反应,还需要在必要时正确回应,积极辟谣、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舆论的背后是大众,企业要用坦诚和实事求是的态度获取大众的理解。


第四,应对危机中的特殊境外陷阱。各国执法机构的跨国合作已成常态,许多重要的执法案件都由多个国家的执法机构联合完成,共同分享罚金。一国的执法活动也很容易引起其他国家执法机构的连锁反应。面对境外危机的处理,涉及到处理与政府的关系,对民意的把握,对媒体的引导,需要对当地国情和当地的法律政治生态有着高度理解。中国企业面对重大危机时,其决策往往来自国内总部,或国内总部有着很大的话语权。国内总部由于法律文化、政治文化的不同,其思路往往南辕北辙。这种思路的差异,轻则掣肘在当地妥善处理危机,重则耽误或是影响危机处理,导致严重后果。


第五,危机后积极采取整改措施。企业在危机之后应积极整改,及时修正错误,避免重蹈覆辙,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积极真诚的整改是修正企业“黑历史”,赢回各方信任的唯一方法;同时,完善合规体系,是确保企业不再犯同一个错误的有效方法。

五、结语

任何时候、任何场合,我们都不能打无准备的仗。海外政府执法部门对企业开展调查之前必然已做足大量准备工作,同时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和合法程序支撑。对于企业而言,如果在危机处理方面无任何事先准备措施或缺乏完善的危机处理机制,在面对政府执法部门的突击调查之类的执法行动时,企业很大程度上会错失最佳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机会,也难以采取最有利的应对策略来有效地处理危机事件,最终可能会因此影响企业的商业形象和声誉,还可能影响企业后续的经营,严重的甚至危及企业生存。因此,企业应提高对海外危机的风险意识,提前做好充分的危机应对准备,搭建完善的合规体系,在危机来临时方有能力采取最佳应对策略处理危机事件。


注释:

[1] 为避免对A公司造成不利影响,此处对该公司真实名称做匿名化处理。

[2] 《最难的事其实最简单》,施俊侃著,中信出版社2021年8月出版。

[3] 格力接受5.83亿巨额罚款!或因其除湿机起火隐患https://smarthome.ofweek.com/2021-11/ART-91004-8500-30532441.html

[4] 维基百科:孟晚舟事件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D%9F%E6%99%9A%E8%88%9F%E4%BA%8B%E4%BB%B6

[5] 无限期出售Tiktok在美业务的交易?白宫回应了http://www.jwview.com/jingwei/html/02-15/381545.shtml

[6] 美国净网行动:全球互联网会不会变成分裂网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science-53708486

[7] 维基百科:美国封杀中兴事件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E%8E%E5%9B%BD%E5%B0%81%E6%9D%80%E4%B8%AD%E5%85%B4%E4%BA%8B%E4%BB%B6

[8] 深圳市蓝海大湾区法律服务研究院:《“一带一路”法律库建设调研之分课题二——中国及海外反腐败反贿赂合规报告》

[9] 数据来源:GDPR Enforcement Tracker, https://www.enforcementtracker.com/?insights

[10] 格力接受5.83亿巨额罚款!或因其除湿机起火隐患https://smarthome.ofweek.com/2021-11/ART-91004-8500-30532441.html

[11] 施俊侃:《企业合规不起诉实务探索》

[12] 施俊侃:《上市公司与拟上市公司合规指引》

[13] 中资行海外反洗钱挑战https://weekly.caixin.com/m/2016-03-25/100924459_all.html

[14] 前中国工商银行4员工涉洗钱 西班牙判罚涉7亿https://www.swissinfo.ch/chi/%E5%89%8D%E4%B8%AD%E5%9B%BD%E5%B7%A5%E5%95%86%E9%93%B6%E8%A1%8C4%E5%91%98%E5%B7%A5%E6%B6%89%E6%B4%97%E9%92%B1-%E8%A5%BF%E7%8F%AD%E7%89%99%E5%88%A4%E7%BD%9A%E9%80%BE7%E4%BA%BF/45878128


延伸阅读

企业合规工作既是企业内部管理的核心工作,也是企业进一步防范与规避外部风险的有效举措,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自2016年起,在深圳市司法局指导下,深圳市蓝海大湾区法律服务研究院和深圳市蓝海法律查明和商事调解中心联合域内外专家开展海外合规系列课题研究,完成《企业合规指南》《企业海外知识产权管理和商业秘密保护》《企业走出去法律风险控制建议》《数据和隐私合规指南》《市场准入合规指南》《香港法律查明指南》等十二项重大课题;深圳市蓝海法律查明和商事调解中心于2019年获法治日报社评选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合规之路”优秀法律服务案例。2019-2021年,深圳市蓝海大湾区法律服务研究院连续三年受深圳市南山区司法局委托,为南山区“走出去”重点企业提供深度调研、问卷、访谈等多种形式的合规体检服务,对企业可能遇到的合规问题进行风险提示并提出解决建议。

> 施俊侃:企业合规不起诉制度的实务探索

> 施俊侃:强化数据治理背景下企业的数据合规体系建设(下)

> 施俊侃:强化数据治理背景下企业的数据合规体系建设(中)

> 施俊侃:强化数据治理背景下企业的数据合规体系建设(上)

> 施俊侃:上市公司与拟上市公司合规指引(下)

> 施俊侃:上市公司与拟上市公司合规指引(上)

> 施俊侃:合规不起诉制度初探

> 终于等到你,企业合规常见问题之进阶篇

> 邓峰:公司合规的源流及中国的制度局限

> 蓝海荐书 ▍法务宝典——《中国企业出口合规指南》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深圳市蓝海大湾区法律服务研究院